123kj手机看开奖资料 > 师生风采 > 师生作品 > 姝f枃

共享員工潮:頭部企業嘗鮮“自救”

鏉ユ簮锛毼粗   銆浣滆咃細admin娴忚娆℃暟锛 娆°銆鍙戝竷鏃堕棿锛2020-03-09 14:39

  
 

   楊濤此前是日料店的一名壽司師傅。 元宵節後,楊濤到京東生鮮超市,成為一名“共享員工”,負責分揀工作。

  
 

   受訪者供圖復工戰“疫”之下,正掀起一波共享員工潮——一些暫時難以復工的中小企業,將員工以共享模式進行短期人力輸出,以期解決接收方的“用工荒”難題和緩解輸出方“復工難”的經濟壓力。 楊濤此前是日料店的一名壽司師傅,今年元宵節後,他臨時到京東7FRESH生鮮超市,成為一名“共享員工”。 過去的兩周,楊濤從做壽司變成分揀,“以前一天才走七八千步,現在至少得走四五萬步,但有一定的收入,又能幫到京東,我覺得是一次很好的機會。

  
 

   ”不過,共享員工潮背後仍有諸多問題待解,包括接收方能支付多高的成本,共享員工審批流程快慢以及這一形式對于企業存在哪些法務上的風險?●減負壽司師傅變身分揀員,日料店向京東自薦促成楊濤此次參與共享的,是參鯨日式料理的市場部負責人王子迪。 曾經是京東一員的他,聽聞老東家推出“人才共享”計劃後便與門店員工商量,最後由楊濤帶領一部分員工成立七鮮分隊,減輕參鯨日式料理店的壓力。 王子迪説,他和公司不希望在這個時候放棄任何一個員工——盡管明知道幾乎不會有客人到店就餐,但他和另外兩位合夥人仍選擇在2月10日復工開店,為的只是將公司和員工的損失減少至最低水平,“我們兩家店一共20個員工左右,最終共享了3名員工。 ”王子迪向記者表示,由于日料講究食物的口感和餐飲體驗,兩家位于北京亦莊和通州的門店平時幾乎不做外賣,但疫情之下也不得不向外賣拓展,最近外賣的比例已經提高到80%。

  
 

   而作為員工的接收方,京東7FRESH生鮮超市的“人才共享”計劃提供了收銀、理貨、揀貨打包、騎手等崗位,以滿足疫情期間線上訂單暴增的需求。

  
 

   據記者了解,該“人才共享”計劃除了提供有競爭力的薪資之外,還提供新冠肺炎保險,而合作的餐飲企業則正常承擔員工的保險。

  
 

   到京東7FRESH生鮮超市工作後,楊濤每天的工作從做壽司變成分揀工作。 王子迪表示,公司與京東之間有“君子協議”,協議中規定,“共享員工若想回店裏,提前三天跟京東提出即可。

  
 

   ”隨著日料店逐步恢復正常經營,員工也將回到店裏。

  
 

   不過,預計恢復到正常水平,可能要到3月中旬。

  
 

   ●復工多地發起“搶人大戰”,頭部企業嘗鮮共享當前,“復工”正在成為中國這個龐大經濟體的當務之急。

  
 

   在率先行動起來的長三角、珠三角等經濟重鎮,“用工荒”比往年更明顯。 在多地封路的背景下,不少地方都派出了專車、專列甚至專機接回滯留在老家的企業員工。

  
 

   以浙江義烏為例,據不完全統計,從2月16日至2月21日,已返程的“義烏號”就業大巴261輛,接回員工9184名;到達火車專列3列,分別是安徽阜陽、江西南昌、雲南昆明,接回員工2541名。

  
 

   另外,義烏還開通貴陽北—義烏G4134、懷化南—義烏G4132專列,接送員工返回崗位。

  
 

   這些做法對于東部省份的經濟強市、強縣來説,已經成為“標準操作”。

  
 

   各地頻頻出手背後,是企業緊繃的用人需求。

  
 

   浙江金華的一家玩具企業總經理日前告訴新京報記者,公司七十多名員工中,僅有本地的五六人返崗。 西部省份尚未通暢的交通,仍將大多數員工隔絕在本地。

  
 

   與此同時,也有餐飲、零售等行業的許多企業,因為人流聚集的屬性而無法正常復工,員工即使回到工作地,也面臨無事可做的窘境,甚至失業的風險。 在這種情況下,盒馬鮮生、聯想集團、京東等企業推出的共享員工嘗試引起了市場的注意:通過為暫時不能復工的企業商戶員工提供短期工作機會,既能在緊張的“用工荒”中迅速獲得自身需要的勞動力,也為其他企業和員工提供了渡過難關的機會。

  
 

   不過,作為一種全新的嘗試,它的落地或許也並沒有那麼容易。

  
 

   ●窘境走流程慢+法務風險,聯想工廠招人遇難處2月8日,聯想集團發布消息稱,公司在武漢、合肥、深圳、惠陽和成都的工廠將為臨時歇業的企業商戶員工提供短期工作機會。

  
 

   具體工作包括電腦、服務器、手機的組裝、包裝等。

  
 

   兩周過後,聯想集團董事長兼CEO楊元慶接受新京報等媒體採訪時表示,聯想除了成都和武漢的工廠還在等待政府的進一步指令外,其他工廠均已順利復工,只是員工回崗還沒有到很高的水平,現在大概只到50%左右。

  
 

   聯想深圳、惠州地區工廠的內部管理人員楊華(化名)告訴新京報記者,以惠州工廠為例,1000多人中已經到崗五六百人。 談到共享員工的問題時,楊華表示,公司發出倡議後,有不少企業來報名,也有很多人以個人的形式加入進來。 惠州工廠方面,當地有一家酒店因為疫情無法開業,約百人規模的員工需要短期工作機會,目前正在走企業內部的流程。 深圳工廠也有四五十人過來咨詢。 不過,楊華告訴新京報記者,作為一種新的嘗試,用工方原來所在企業走流程時可能會比較慢,共享員工這一形式在對方企業法務方面也可能存在問題,合作模式還需要一點點地探索。 盡管有這樣那樣的問題,深圳工廠已經有兩名工人順利入職了。 對于其中可能涉及的法務問題,浙江曉德律師事務所主任兼首席律師陳文明向新京報記者分析稱,對于原企業來説,企業未復工期間如有員工個人應聘參加共享員工的,應當及時向員工和新企業了解情況。

  
 

   如存在員工違反競業禁止、侵犯商業秘密、對完成本單位工作任務造成嚴重影響等違反企業規章制度行為的,應當及時溝通處理。

  
 

   ●上崗多為簡單工種,薪水比停業待遇高數倍在薪資待遇上,楊華表示,這些共享員工的收入也是與本地工廠平均薪資相倣。

  
 

   惠州工廠的待遇大約在4000元-6000元之間,深圳工廠的月工資應該會在5000元-6000元之間,根據工時的不同、是否加班等情況會有所浮動。 而據他了解,停工期間,惠州本地的一些企業只能給員工發一千多元的基本工資。

  
 

   即便這樣,這也給企業帶來了不小的成本壓力。 為了保障員工的工作健康,聯想的工廠根據當地政府防疫組要求準備了防疫措施,為工人提供口罩、測量體溫,對廠區進行清潔等。

  
 

   由于共享員工招聘的崗位基本上都是一些比較簡單的工種,因此前期培訓並不會花很長時間。 “主要是一些入職培訓、安全培訓,這些我們都會做。

  
 

   ”楊華介紹道,在目前的計劃中,短期用工是要做到3月底。

  
 

   如果未來共享員工想留在聯想工廠,則必須與原來的公司解決勞動合同,聯想才能接收,目前還是按照勞務輸入的方式。

  
 

   不過,此前有聯想內部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這種做法其實挺難操作,理論上一個月成為熟練工,第二個月開始幹活,後續疫情消退了,這些臨時員工就會走了,這對工廠的産能影響很大。 新京報記者許諾陸一夫。



         

上一篇:我校开展“校园之星”评选活动
下一篇:没有了

浙公网安备 33050202000302号